文华杀屠者
作者: 来源:学生处 点击数: 发布时间:2013-02-26
文华杀屠者

文华为诸生2时,家甚寒窘,年终无度岁3资,出而求贷4于人,不可得,归与妻絮絮语。其邻业屠5,屠者之妻闻之,过6而问焉,赵妻以实告,泪随言下。屠者之妻悯之,赠以家中所存豕肉7一方。赵正在烹煮间,屠者适归,觅豕肉,妻以送赵答之。屠者素与文华不相合,因大怒,挞其妻,径入赵室就釜8中捞之去。后文华贵显,奉命剿倭9,并巡视沿海地方,道过慈溪,驺从10如云,声势赫奕。屠者适据案斫11肉,停刀睨视12曰:“我以为谁耶?乃赵文华耳。”文华于舆13中闻之,至行署14,命缚屠者至,自书犯由15牌插其背,曰:“白昼持刀,怒视大臣,意欲行刺。”遂斩之。

(清)清凉道人《听雨轩笔记》卷三

简注:

1. 赵文华:号蓉江,宁波慈溪人,嘉靖八年进士,官至工部尚书。《明史・奸臣传》记其事迹。2. 诸生:明代称考取秀才入学的生员为诸生。3. 度岁:过年。4.贷:借。5.业屠:以宰杀牲畜为职业。6.过:探视。7. 豕肉:猪肉。8. 釜:古炊器,盛行于汉代,有铁制、铜制和陶制的。 9.倭:指元末到明中叶多次在朝鲜和我国沿海抢劫骚扰的日本强盗.10. 驺(zōu)从:高官显贵出行时,前导和后从的行从。11.斫(zhuó):本义为斧刃,此指用刀、斧等砍劈。12. 睨视:斜着眼看。13. 舆:马车。14. 行署:旧时大吏巡视所到处的临时住所。15. 犯由:犯罪原因。

简评

这则笔记反映的人的气量与面子问题非常典型。第一看屠者,全然不顾他人的面子,不知道人的自尊最不能伤害。按常理,屠者完全可以自行决定是否赠猪肉于饥饿之他人。问题是,老婆乐于助人已将猪肉送给赵家,并且肉已在赵家锅中烹煮将熟,屠者竟于此时“就釜中捞之去”。可以想见,自尊被严重伤害的赵文华是如何痛苦。痛苦不在于过年没吃上肉,而在于蒙受奇耻大辱。按文中说屠者这样做是因“素与文华不相合”,这就明显缺气量了。第二看赵文华,当年被辱后刻骨铭心可以理解,但衣锦还乡时已贵为政府高级领导干部,思想境界、道德修养也应有所升华,怎能如此刻毒如此狭隘地对待一介平民?故作者清凉道人在文中感慨赵文华系“报睚眦之怨”。不过,清凉道人的分析也不全面,没有考虑特殊环境中人的心理承受能力。今日赵文华与当年眼巴巴盼锅中肉熟的赵文华早已不能同日而语。屠者不了解赵大人的心理,竟然“睨视”对方。“睨视”是斜眼看,不以为然地看,轻视地看。正春风得意的赵大人,怎受得如此目光?况且,屠者在斜眼看同时,还公然发表不满言论:“我以为谁耶?乃赵文华耳。”在赵文华的内心深处,屠者恐怕早就被诛杀了无数回。屠者之言行,无疑是给赵文华复仇之火上浇油。《史记・淮阴侯列传》记韩信显贵后“召辱己之少年令出胯下者以为楚中尉”,至于与“少年”戏剧性再次见面的细节,史无明言,无法揣度,但“少年”肯定没有一边斜眼看去,一边说:“我以为是谁呢?原来就是当年从我裆下钻过去的韩某人啦!”人当然不能全依别人脸色设计自己的言行,但肯定应当充分考虑对方的感受与自尊。荀子说:“与人善言,暖于布帛,伤人之言,深于矛戟。”(《荀子・荣辱》)俗语说:“良言一句三冬暖,恶语伤人六月寒。”讲得都是一个道理。当然,还是那句话,屠者错处再大也罪不至杀,小心眼儿的赵文华手段也忒毒了一些!从心理学角度,屠者和赵文华都是气量狭小之人。气量狭小,就是指具有狭隘的性格,其主要的表现就是受委屈和遭贬抑后对人对事锱珠必较、小肚鸡肠、耿耿于怀。轻度的性格狭隘只是一种性格缺陷,严重的性格狭隘则就是一种性格障碍了。这两位看来当属后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