洁癖案例与诊治
作者: 来源:学生处 点击数: 发布时间:2013-02-26

来访者情况:胡某,男,四十二岁,某公司部门经理。

胡某主动陈述:“我觉得自己得了一种‘怪病’,老是觉得自己染上了病菌,可能会得癌症。因此,每天必须多次、长时间地洗手、洗衣,为此非常痛苦,别人也称我为‘洗手狂’。我在卫生清洁上对自己的要求很严,别人都说我不像一位企业高级管理人员,倒像是哪家熟菜店里的营业员。是的,我就像是绝对不允许将一点点细菌带进操作间里一样,不能容忍办公室和家里有不洁之处。每天我上班时,首先就是把办公室里里外外、上上下下、角角落落……打扫三遍以上,然后才能安安心心坐下来办公。而且必须是我亲自擦,清洁工阿姨擦我是不放心的。总觉得别人擦的干净。我最恨的事情就是:三遍清洁尚未做完,就有部下进来和我商讨或请示工作。我认为这样的话就前功尽弃了,我就会重新做三遍清洁。

“待到晚上要上床休息了,我的这双脚洗完之后是绝对不能让它再落地的。怎么办呢,一般是坐在床上洗,洗完后拭干,然后赶紧钻入被窝睡觉。如果半夜里我要上厕所,脚穿拖鞋落地后,那么这一双脚就必须重新洗过。

“我最烦的是出差,哪怕是五星级宾馆我也嫌它脏!每逢出差在外,进了宾馆我先不管别的条件,首先考察厕所干不干净。如果厕所干净,其它一律不管,马上洗漱解便。在使用抽水马桶之前,不管它是否已消过毒,我自己必须‘加工’好几道程序:首先要把坐垫圆圈用我自带的消毒手纸擦上两遍,然后用自带的酒精棉球擦两遍,接着再用消毒手纸沿坐圈垫上一层,这还没完,我伯马桶内的水溅上来,还要往水面上漂上几张手纸,最后才安心地坐上去。

“我任何时候都担心病菌侵袭,而且这种担心逐日加重。在路上远远见到穿孝服戴黑纱的人,就想:他们家中死了人,他们身上必定有病菌,而且已经把病菌传给我了。我就会赶紧回家,回家后不但反复洗手洗头,还要把外衣扔掉。

“渐渐地,我已经发展到不敢出门,不敢听别人谈到癌症或死亡的事,不敢到医院去看病,因为医院有各种病菌。妻子和女儿都不理解我,我们时常为此发生争吵,弄得家庭关系很紧张。几年来,两次住进本市的精神病院治疗,服过中西药物,但都没有什么效果。”

分析诊断:经进一步了解,得知其发病主要原因如下:八年前,一位要好的同事死于癌症,当时他很悲痛。这位同事在病死前半年曾在他家的床上睡过一次午觉,于是担心自己也会传染上癌症,当即把被褥大洗一遍。以后还不放心,总觉得身上沾上了致癌的东西,每天要洗手多次。确诊为:相当严重的、以洁癖为症状的强迫性神经症。

施治方案:考虑用认知领悟疗法、满灌疗法、厌恶疗法对患者进行调治。认知领悟疗法是指:患者对这个病理本质特点并无自知之明,若采用谈话方式的认知领悟疗法,启发患者认识外表症状后面的心理矛盾,揭露儿童心理部分的幼稚性,鼓励他用成人的态度来统率其整个行动放弃儿童的行为模式。

咨询与治疗:首先采用谈话方式的认知领悟法,启发胡某认识外表症状后面的心理矛盾,揭露其心理的幼稚性、悖谬性,鼓励他以正常的态度来统率自己的行为动作,放弃怪癖的行为模式,领悟到病理本质。四次谈话后,胡某已树立起治愈疾患的信心。

然后实施满灌疗法。让胡某坐于房间内,请其好友或亲属当助手。胡某全身放松,轻闭双眼,然后让助手在胡某手上涂各种液体,如清水、黑水、米汤、油、染料等。在涂时,要求和指导胡某尽量放松,而助手则尽力用言语暗示手已很脏了。胡某要尽量忍耐,直到不能忍耐时睁开眼睛看到底有多脏为止。助手在涂液体时应随机使用透明液体和不透明液体,随机使用清水和其他液体。这样,当胡某一睁开眼时,会发现手并不脏,起码没有想象的那么脏,这对胡某的思想是一个冲击,说明“脏”往往更多来自于自己的意念,与实际情况并不相符。当胡某发现手确实很脏时,洗手的冲动会大大夺强,这时候,治疗助手一定要禁止他洗手,这是治疗的关键。胡某会感到很痛苦,但要努力坚持住,助手在一旁应积极给予鼓励。

在这一关键时刻,助手的示范作用很大。助手可在自己手上也涂上液体,甚至更多更脏,并大声说出内心感受。由于二人有了相同的经历,在情感上就能得到沟通,对脏东西的认识也能逐渐靠拢。这时,患者要仔细体会焦虑的逐步消退感。

满灌疗法在刚开始时把人推向焦虑的顶峰,但随着练习次数的增加,焦虑会逐渐下降,强迫行为也会慢慢消退。并教以橡圈厌恶疗法,要求他平时在家中或公司实施。

经过七周共十人治疗,患者的洁癖观念和行为已得到有效控制。

总结:洁癖的治疗多以心理治疗为主,辅之以药物治疗。

心理治疗多采用认知领悟疗法、厌恶疗法、满灌疗法。

洁癖患者对自己的强迫症状尤其是强迫动作,一方面感到麻烦,希望医生能解除其理性上认为不合理的观念和行为;另一方面,内心又认为这些观念和行为有其合理性和必要性。一些洁癖患者即是如此,他好像分裂成了两个自我:一个“自我”能根据实际情况,按照成年人的逻辑来分析、判断其病态表现,认为反复洗手、洗衣,费时费力,希望摆脱;另一个“自我”则认为,有传染上癌症的可能,有必要多洗几次,这种态度与其实际年龄及所受的教育很不相称。前者代表理性的成年人,后者不讲逻辑,一味盲目恐惧,具有幼稚的儿童心理特点。这两个自我各抒己见,谁也统率不了谁,构成了“明知故犯、折磨自己”的病象。但患者对这个病理本质特点并无自知之明。采用认知领悟心理疗法,可启发患者对病理本质建立正确认识,而患者领悟到病理本质后一般都可治愈。

厌恶疗法用以抑制患者的强迫行为。

满灌疗法是鼓励患者直接接触引致恐怖焦虑的情境,坚持到紧张感觉消失的一种快速行为治疗法。用这种方法能快速有效地治愈洁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