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开放必须从“心”开始
作者: 来源:学生处 点击数: 发布时间:2013-02-26
开放是大学本原的特征

自有大学以来,开放就是它的基本特征之一,无论是中国古代的稷下学宫、书院,还是西方的波隆亚,都在生源、教师来源、学派关系、思想表达等方面呈现出开放的特征。大学因其开放性历来就是世界范围内思想文化交流的重要载体、组织形式和组成部分,而政治经济领域的全球化进程进一步加深和扩大了大学的开放程度。

大学的开放性是由大学的社会职能决定的,培养高级人才和探究高深学问是大学职能的经典表述。在一个局促的环境里不可能成就高级人才,唯有精神意识上开放,才能在讨论、批判过程中促成知识增量的产生,才能培养人的问题意识和开放的思路。学术始终是大学千年不变的立身之本,开放是大学学人通向探求真理的途中最适宜的路径。开放还是大学能称其大的缘由。现实中的大学不可能是无限制的大学,客观上存在行为和思想的域限,然而这种域限是时代发展和人类的认识能力不足造成的,而非主观设定的,大学开放即是立意于能容乃大而尽力拆除有碍大学发展的行为和思想围栏的过程。

开放还是大学健康发展的基本保障。一方面,大学发展并不存在单一的模式,它存在多维的空间,需要以学人独立自主的、开放的思想意识去探究、选择,寻找到适合自身条件和目标的发展模式;另一方面,开放是大学发展最为关键的免疫系统,它的存在和运行足以消解大学中各种危害学术的观念、制度、行为方式及其他妨碍本真、健康的学术增量产生的因素。只能依靠更大程度的开放,才能让伪知识、伪学问以及有违学术规范的行为原形毕露。

简言之,大学开放就是向本原的大学形态开放,就是营造并维护大学的原生态。在大学的发展过程中,开放即意味着大学的兴盛,闭锁即意味着大学的衰亡。

开放

大学精神与理念的开放是决定大学开放的首因,大学的本质特征决定着大学的开放必须从内部开始,必须首先实现大学精神、理念、思想的开放。

开始是大学开放先立乎其大的选择,在大学的各方面开放中,思想开放是先导,最为重要。大学精神和理念的开放是大学体制及其他方面开放的前提。

大学开放必须从开始的真实内涵是:这种开放是依据大学发展的规律,顺应时代发展的趋势,从大学内部发出的一种理性、真诚、诚挚的诉求。只有保证这样的诉求不失真地发挥作用,才能引导大学健康、协调、稳步前行。

开始才能使开放成为大学诚于中而形于外的特性。评价大学是否开放主要看它的思想、精神、理念是否开放,再看它的其他方面是否同样显示出开放的特征,不能因为它具有某些形而下的开放特征就判定它是开放的。

开始是解决当前大学发展中遇到的众多突出问题的一种有效选择,如何将大学办出特色,如何全面提高大学的教育教学质量,如何培养出更多更杰出的人才,如何解决资金、就业等一系列问题,都必须在思想、精神、观念上进一步开放,先准确定位为大学,依照大学的逻辑,把这些问题放在大学发展之中逐一解决。

更大程度的开放,承接历史传统,直接与世界最好的大学交往、与人类文化多样性的大学交往,以中国大学为载体,包容和融合人类大学数千年发展过程中的精华,这是对新的大学对话者的基本要求。

对于中国大学来说,与世界各地各种文化的大学实现真诚、实质性、有效的交往与对话,不是缺少交通工具、扬声器或同声传译装置,而是中国大学精神与思想的开放程度有限,以致出现与全球大学以邻近的陌生者相处的现象。大学精神与理念的开放是东西文化互动的内在要求,只有从开放,中国大学才能实现与世界其他区域和文化的大学真正、真诚、心心相印的对话。

从世界大学发展的趋势看,进一步的国际化是全球化进程给高等教育发展提供的一种没有选择余地的选择。面向世界、面向国际社会开放,以广泛的国际交流与协作来促进并提升本国大学的学术竞争力是世界各国发展高等教育不可逾越的路径,大学也越来越成为跨文化交流,实现多元文化整合和创新的载体和场所。在开放中逐渐生成并提升中国大学在世界大学中的话语权,发展中国大学为人类进步作贡献的能力,是提升中国国家软实力的现实需求。

1978年实行开放政策以来,人们比较多地关注了世界各国大学的外在、过程、制度、结果,而对属于大学内核的内在精神、宗旨、原则、理念或关注不多,或忽略,或避而不谈,或有意排斥,没有沉下心来打造中国大学独特的精神视野和路径,没有因时因地制宜、标新立异、敢为天下先的勇气,由于精神理念没有完全开放,使大学在设置和运行方面手足受束,没有进入原生状态,一直没有完整地展现出其应有的生机与活力。

中国大学从开始进行开放的时机与机遇已经到来。抓住当前的机遇实现从开始的大学开放是中国大学乃至中国社会发展的一个重要的战略性选择。

大学精神理念开放要义

简要地说,大学精神与理念开放就是要向着大学本原的目标,遵从大学发展的内在逻辑,立足于人类大学文化的积淀,超脱于权势和利益,由学人自主地沿着大学发展的轨迹向前迈进。学术是大学的目的,大学的一切办学措施在于保障和增强大学的学术整体能力。学术若不能成为大学的目的就必然成为大学的手段。其要义如下:

第一,品质和质量是大学发展的核心,大学开放是实然大学向应然大学之路的开放,是向大学学人责任与权力的开放。

第二,大学作为人类社会发展的一种专业性社团组织,必须建立宽松的研究环境,让思想自由奔驰。每个学人都应勇于发起和接受挑战,每一位真理的探求者在真理面前都是天真而非老成的,是虔诚而非虚伪的。

第三,大学精神理念的开放集中体现在社会和政府对大学师生在追求真理、增值知识、成就人才上的充分信任,相信学人能够通过研究共同体内在的准则处理好内部以及学人与社会其他组成的关系,使学人们能够自主地追求大学的核心价值,不用大学的外在价值束缚学人对大学的核心价值的自主追求。

第四,学人的精神独立,应立足于独立思考,而不是成为物质和世俗权势的奴仆,更无须对社会追赶、逢迎、讨好。为此大学管理中要多些自主权,少些行政命令;多些民主评议,少些一长制

第五,大学学人成为大学的真正主人。大学开放要使大学学人不再仅仅是打工者,尤其不应成为西方思想的搬运工,而应成为以中西文化为基础的独立思想者,成为新思想、新知识、新方法、新材料的原创者。

第六,精神理念和思想开放不是无政府的,而是要寻求更有效率、更符合大学特征的、更为严谨的管理,主要依据学术逻辑而非行政逻辑或商业逻辑对大学进行管理,学术的真实权利应掌握在实实在在作研究且在某一领域走在前沿的人手中。开放在于使学术规范畅行无阻,承认学术规范是天下的公器,不可私用,也不可为一部分人所用。

在即将到来的时代里,大学教育发展将更紧密地系于国家的兴衰;对于普通公众来说,大学教育也逐渐成为越来越多的中国人的生活方式而不只是一种谋生手段。从开始的大学开放将是中国人走向世界和世界各国人走向中国愉悦的机会和自信的平台。(来源:科学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