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开放成为大学的特质
作者: 来源:学生处 点击数: 发布时间:2013-02-26
――访深圳大学校长章必功
受访者小传

章必功,1977年考生,深圳大学校长。

他的人生起步,和乒乓球有着不解之缘。曾是安徽省铜陵市青少年乒乓球冠军的他,1966年开始的“文革”,首先打碎的不是他的大学梦,而是他的乒乓梦。

1968年,章必功被分到九华山下的酉华公社当知青,只干了8个月就因乒乓球特长被招工回城。在选矿厂,喜欢文学的章必功,常在报上舞文弄墨,引起了领导注意。一天,他正在马路上修管子,一位局长见到他说:“小秀才,调你到科委干不干?”从这以后,这个高中生开始为市办展览写解说词,为科委写材料,偶尔也写写诗歌。

1977年恢复高考,章必功报名参加,最终,章必功接到一张“安徽师范大学安庆教学点”(现安庆师范学院)的录取通知书―那时已成家立业的大龄考生通常被分到师范院校,还可以带工资上学。

1981年,北大古代文学专业招收了5名研究生,其中4名是北大应届毕业生,仅有章必功是惟一来自京城外的乡下人。一时间,他成为安庆师院和铜陵小城的新闻人物。

1984年章必功研究生毕业,正赶上新创办的深圳大学向北大要人,他便来到这座异常陌生的边陲小城和特区大学。

开放是与生俱来的特质

记者:1983年,中国高校名录第一次出现深圳大学的校名。有关资料提到,深圳大学的创办受到中国改革开放总设计师邓小平的亲切关怀,您能具体讲讲当时的情景吗?

章必功:这是一个精彩的故事。1980,中国创办深圳经济特区。时隔两年多,新诞生的深圳大学开始建设,创办初期在原宝安县委小院里办学。

1984年春天,邓小平同志路过深圳南山区,有人指着后海湾的一片脚手架告诉小平同志说:“那就是深圳大学新校区,春季动工,秋季上学”。小平称赞说:“深圳速度”。回到北京,邓小平同志又叮嘱深圳来客:“你们一定要办好深圳大学”。

深大牢记伟人的期盼,24年来在曲折的办学道路上,经受了沿海经济先发地区和文化积淀薄弱地区能否办好高等教育的质疑与考验,经受了社会转型期高等教育与市场经济的体制性碰撞和观念性冲突,紧随特区,快速发展,以最短的时间,形成了学士、硕士到博士的完整人才培养体系,实现了办学层次的三级跳跃。

记者:深大曾以“没有围墙的大学”而闻名全国,成为深圳和深大开放的象征。后来深大校园又建起了围墙,有人说深大倒退了。你自己怎么看这个问题?

章必功:判断一个大学是不是开放,最重要的是心里有没有围墙,心灵和观念是不是开放。有形的围墙可以在一夜之间拆除,心灵围墙要想拆除可异常困难。深圳大学眼下虽有校园围墙,却没有心灵围墙,依然是个高度开放的大学。

深大为什么又有围墙?上个世纪80年代,校园位于城市郊区,周边宁静;上个世纪90年代,学校所在地已成为密集城区,车水马龙。校园需要相对安静、安全的学习和生活环境,必须为学生保持一个宁静致远的学习氛围,不能胶柱鼓瑟,更不能脱离实际,“沽名钓誉”。

有围墙并不妨碍高度开放。深大坚持以改革为动力办新型大学,早期实行的学生交费上学、毕业生不包分配制度、教职工聘任制度、学分制度、勤工俭学制度等等,一直在深大发扬光大。

今天的深大更加开放,最大的开放是心灵和理念的开放。

在民主管理上大胆探索

记者:现在的深圳大学在追求民主化管理上进行了大胆的探索,成立了两个教授委员会――教授人事委员会和教授财经委员会,此项独创的用意何在?

章必功:任何单位的管理,均以人事和财权为最重要,我们力图在人、财、物分配上建立学术主导。以前教授们对学校管理虽有很多意见,但却使不上劲儿,现在这两个委员会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我作为校长可以保留一定的否决权,但我必须按规定尊重教授个人表决,不能绕开他们,进人、用钱都必须通过他们。

教授人事委员会和教授财经委员会,全部由“布衣”教授组成,但却有超乎“官员”的决策权,在决定某项决策时,可以召集各单位负责人进行质疑。每个委员会由9个教授轮流“坐庄”。这几年到深圳大学当老师越来越难了,因为每进一个教师,都要经过教授人事委员会的多数人投票同意。过去要走后门进人要找校长一个人,现在至少要找5个以上的人说情,难度和成本大了很多。这两年通过这个委员会进入深圳大学当老师的有200多人,素质比前几年提高了很多。教授人事委员会替校长把关,是校长权力的延伸。教授财经委员会的运作与教授人事委员会的相同,主要工作是来讨论、表决学校年度预算,资金分配等。

这两个委员会已经成立并运作了两年多,每两年更换一次人选。这是借鉴欧美高校的经验。

师资队伍建设人才引进无疆界

记者:深大提出“人才招聘不论国籍、不讲户籍、外聘教师同岗同酬”。据我们了解,在我国大多数的单位,外聘人员的工资往往要比本单位正式员工的工资低很多。这样做是出于怎样的考虑?

章必功:一所开放性的大学,在师资队伍、人才引进上应该是开放的。深圳大学教授允许外聘,调进与否并不重要。例如,我校新成立的城市规划系的系主任宋彦,在美国大学任教,却与深圳大学签订了两年的合约,商定每年在深圳大学任教时间不低于10个月。像这样的情况在深圳大学至少还有4个人,分别是从台湾、澳门、日本等大学聘任的。这说明我们的眼光已经放大到国际上找人才去了。

深大实现了外聘的教师与在编的正式教师享受同岗同酬。过去在许多单位,没调入的低人一等。其实,同岗同酬后,外聘的这批人工作积极性特别高。同岗同酬,可以体现公平公正,关系到城市道德和大学道德。

开放的大学应具有自由民主之风

记者:听说您是一个非常有亲和力的校长。自开设校长信箱后,两年来已回信1万多封,不厌其烦地回答学生提出的关乎学业、生活、爱情、事业等各个方面的问题。您这样做的出发点是什么?

章必功:尊重学生公民权利、师生平等、自由对话是深大一直坚持的信条。学校的校长、老师和学生相互之间应该是一种亲密融洽的关系,可以一起平等地交流思想、讨论问题,甚至表达不同的意见。在这样的一种环境中,学生可以学习到知识,还可以学到知识以外的许多东西。倡导“民主之治”、“广开言路”,让学生全面参与学校的管理,目的是培养学生的主人翁意识,同时也为他们未来步入社会打下良好的公民素质。

记者:您对现行的高考制度改革有什么建议?

章必功:我是温和的改良派,主张取消“一本二本”。“一本二本”是计划等级,对学校的竞争和考生的意愿均有束缚。先是提前单独录取,然后是一本、再后是二本,二本中还分a线和b线,这是人为地分等级,这样的制度不合理。深大在外省是一本,在广东是二本,这表明计划等级的主、客观矛盾。应该改良高考制度,采用一道最低分数线,让所有学校包括民办高校按照考生志愿和考分高低同场录取,这才是市场准入!我期待中国的高考加速改革。(来源:中国青年报 记者 李桂茹 刘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