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男”冠军陈楚生:有没有人曾经告诉你
作者: 来源:学生处 点击数: 发布时间:2013-02-26
作者:程子修 朱谢天  日期:2007-10-8

从一个热爱音乐的懵懂少年到星光耀眼的“快男”冠军,外人看来,不过是舞台上的几个月,其后,却隐藏着陈楚生不为人知的辛酸悲凉,执著坚韧。

2007年的夏天,“快乐男声”陈楚生横空出世,一时间,数以万计的“花生”也随之诞生,无论陈楚生走到哪里,热情又疯狂的“花生”就会追随而至,其极高的人气可见一斑!同时,他代言广告、出席重要活动,即将出版原创音乐大碟。

鲜为人知的是,陈楚生出生于海南三亚一个偏僻的农场,从小就单纯固执地喜欢音乐,为了梦想,他送外卖、睡地板,之后又在酒吧里做歌手。经过一系列的历练和磨难,他才寻找到那光明的曙光……

修车店里的少年爱弹吉他

1981年6月24日,陈楚生出生在海南省三亚市西北部山区立才农场,父母是普通的建筑工人。其父陈合池是下放知青,把希望都寄托在了两个儿子身上,希望孩子们认真读书,考上大学走出山区。

然而,小儿子陈楚生更喜欢音乐。上小学时,陈楚生就是班上的文艺积极分子,中学对音乐更是狂热,凡是流行歌曲都会唱,还有一本厚厚的歌集,而且开始煞有介事地创作歌曲。

由于爱极了吉他,却无钱购买,陈楚生曾经难过得掉泪。哥哥陈楚龙知道后,买了一把红棉牌吉他,作为生日礼物送给了他。当时陈楚龙在三亚打工,每个月的工资不到200元。“小弟很听爸妈的话,很少与人争吵。他喜欢弹吉他,喜欢音乐。我特别疼爱他。”

这把渗透兄弟情谊的吉他,成了陈楚生的最爱。他买来吉他入门的书,边“啃”边练,上学也背着,放了学就闷在房间学弹吉他。经过一段时间的摸索学习,他无师自通,弹起吉他有模有样,能够跟着录音机边弹边唱。

于他,那是一段单纯美好的岁月,可是在父亲看来,他太不懂事。父亲已经下岗在家,做小生意维持一家生计,见到陈楚生背着吉他出出进进就不免生气,数落几句:“好好读书考上大学!唱歌能填饱肚子?”

1998年高考,陈楚生在陈合池的意料之中落榜了。可是,陈楚生并没有太多的悲伤,自己有更多时间去搞音乐创作了。

不过,陈楚生毕竟是个懂事的孩子,家境并不宽裕,他不能整天弹着吉他无所事事。

当时,陈合池在天涯镇的客运站开了一家百货店,陈楚生就到小店做帮手。陈合池时常要到三亚进货,四处奔波,加之总是穿廉价的鞋子,所以他的鞋子总是破破烂烂的,张着口子。陈楚生跟父亲开玩笑,说他的鞋是“鳄鱼”牌的。可是,笑过之后,陈楚生又隐隐心酸。他暗自发誓,等自己有了能力后,一定要给爸爸买一双好鞋子,还要让全家人都过上好日子!

后来,陈楚生又来到哥哥的摩托车店里做帮手,听从父亲的嘱托,“学习修摩托的技术作为安身立命之本”。虽然万分的不情愿,但他找不到出口。

街上的行人常常看见:修车店里那个满脸油污的少年,一边修车,一边小声唱歌;或者抱着吉他,轻轻弹唱,时而忧伤,时而快乐。

2000年初,陈合池的好友阿伍在深圳开了一家快餐店。陈楚生得知后一阵狂喜。当晚,他就向父亲提出,自己要去投奔伍叔,去深圳打工。

“我想走出农场,看一看外面的世界!”

父亲沉吟许久,终于同意。19岁的陈楚生冲到门外,高兴得手舞足蹈。

就这样,陈楚生在深圳那家庆发餐厅里做了一名小工,但是没有工钱,只包吃住。在店里,陈楚生送外卖、搞卫生、传菜切菜,什么活都干。他的懂事和勤劳赢得了大家的喜欢。下班后,陈楚生洗干净手,拿起心爱的吉他,边弹边唱。他的歌声为大家带来了快乐,也安抚了自己从不与人言的音乐梦想。

有一天,陈楚生在送盒饭的途中,看到了一则琴行吉他班招生的广告。他一直是自学,从没受过正规培训,想借此系统地学习乐理知识。可是,300块的学费让他望而却步。

踌躇再三,陈楚生终于鼓起勇气向伍叔开口,没想到伍叔爽快地答应了:“你这孩子腼腆,不是万不得已不会开口,何况你在唱歌上是块料儿,我支持你!”

面试时,陈楚生一曲弹罢,负责招生的郭老师愣了。这个学生对音乐的理解力,弹吉他的功力,都非同一般。郭老师起身,把300元塞到他手里,笑着说:“学费不收了,你只要好好学就行!说不定,你能很快成为职业歌手!”

酒吧歌手站在十字街头

梦想竟然离自己越来越近,这让陈楚生欣喜若狂。不久,他就离开快餐店,专心跟郭老师学习。学毕,他开始在酒吧表演,既有忐忑,也有激情。

挫折接踵而至。

他是新手,最初对穿着、唱歌、台风一窍不通,甚至也没有钱给自己买琴。

“那天,我第一次去深圳的酒吧试唱,穿了一件纯色的长袖衬衫,一条西裤和皮鞋,但当时酒吧的歌手一般都是穿得比较休闲随意的,从来没有像我这么正式的。酒吧老板就对我的朋友说,这个人也是唱歌的?”

这样的陈楚生,许多酒吧并不接受。他几乎每个月都要换酒吧唱,每天晚上都要跑上两三家,有时还找不到活儿干,甚至被无故克扣工资。收入寥寥,连租房吃饭都难以维持,但他一直咬牙挺着,不向任何人诉苦。曾经有一个月,他一日三餐吃方便面,以至于因为上火起了满嘴水泡,喉咙也变得沙哑。

从找场子糊口到连跑几个场子增加收入,陈楚生每晚一场接一场地唱。经过努力和打磨,他的唱功日渐长进。

然而,成长的路上总是伴随着辛酸。

一天晚上,陈楚生正在台上唱歌,一个客人摇摇晃晃地走上来,一把扯住他的话筒线。陈楚生礼貌地后退了几步,那位客人却再次靠近,把他的帽子扯下来,并把一杯啤酒泼在他的脸上,大声地喊:“不许唱了!”陈楚生忍无可忍,与那人扭打在一起……

当晚,酒吧老板冷冷地辞退了他。他满腔的恼怒和委屈无法发泄,独自站在灯红酒绿的午夜街头,无助的泪水打湿了双眼。

成长的忧伤,前路的困惑,无疑在他的歌声里打下了烙印。渐渐的,陈楚生形成了自己独特的风格。在酒吧的舞台上,他总是很安静,有点淡淡的忧郁,除了唱歌,不会多说一句话。他一般演唱民谣,并一如继往地坚持原创歌曲。“这一夜是伤心夜,这一刻说再见,这一夜是孤独夜,半杯酒半支烟……”这首原创歌曲《一夜》,忧伤轻扬,独属一人,在深夜渐渐潜入人心,获得好评如潮。

也是从那时起,他的原创作品《有没有人告诉你》《寻找》等歌曲相继出炉,清淡动人,并在多个电台打榜。陈楚生开始小有名气,并结识了一批志同道合的朋友刘洋和夏冰等,在他们的鼓励和支持下,他相继参加了一些音乐大赛,在乐坛崭露头角。

2001年9月,陈楚生报名参加了上海东方电视台等18家电视台联合举办的“亚洲新人大奖赛”,并获得了“亚洲最具潜质新人奖”。

2003年8月,陈楚生报名参加全国PUB歌手大赛,面对华纳、滚石、正大、新索等12家华语唱片巨头的老总,他依然平静从容,淡淡地用歌声诠释着对音乐的追求和热爱。

众望所归,陈楚生获得冠军,并和CNI唱片公司签约。

应该是柳暗花明了吧?马上可以拥有自己的唱片了吧?他加足马力创作原创歌曲,期待圆梦的那天。然而,由于公司对陈楚生的风格定位始终不确定,加之高层人员变动等诸多原因,陈楚生一直没有得到长足的发展。

困惑过,迷茫过,流过泪,最终,他勇敢地与CNI公司解除了合约,重新回到原来的起点,回到酒吧驻唱。

他相信,自己终会得到命运的青睐。

有没有人告诉你,奇迹从来都不简单?

2006年,陈楚生与几个要好的朋友一起成立了BIGBOY乐队,担任主唱,成为深圳宝安本色酒吧的台柱。但歌唱事业迟迟没有大的突破,他颇多伤感。

2007年初,湖南卫视“快乐男声”的报名活动展开。去还是不去?陈楚生一直犹豫。他不舍得离开自己一手创建的BIGBOY,但又不想错过这一良机。考虑再三,他终于在4月22日“快乐男声”的西安唱区报了名。

陈楚生厚积薄发,一路过关斩将,顺利地进入了全国总决赛,成为13强选手之一。从此,这个曾经默默无闻的音乐才子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人们不仅欣赏他辨识度极高的磁性嗓音,也喜欢他淡定从容的优雅台风,《有没有人告诉你》《原来的我》一经唱出,那里面饱含的苍凉、无奈、忧郁和温情,如同涓涓细流,打动人心。有的观众竟然听得泪流满面。

陈楚生的歌迷们自称为“花生”,他们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扩大着、蔓延着,为了他的每次晋级激动呐喊。

曾经反对儿子唱歌的陈合池此时也格外支持陈楚生,在他的带动下,立才农场的何场长还专程去海口向农垦总局汇报情况,希望总局领导关注和支持。那些天,天涯镇、三亚市的大街小巷都贴着陈楚生的海报,海南的报纸也长篇累牍地报道着陈楚生的成长经历,就连在公交车上都能听到为陈楚生拉票的声音。

扣人心弦的时刻终于来临了。7月20日晚,“2007快乐中国仁和闪亮快乐男声”总决赛终极决战隆重开演。陈楚生和苏醒轮番表演,无论是与巨星齐秦的合唱,还是尝试自己并不太在行的R&B,陈楚生都赢得了评委的赞许和肯定。

齐秦还动情地说:“楚生和我一样,都是来自平民家庭的孩子,在唱歌之前做过很多工作,生活很辛苦。楚生对理想的执著感动了我,我希望他能超越前辈,成为新一代的青年偶像!”

评委们也一改昔日冷静辛辣的点评,以巫启贤为代表的评委更是集体起立,一起为陈楚生加油。巫启贤说:“陈楚生是为音乐而生的人,这是我听过的最动人的声音!”

倒数第二轮的演唱开始前,一段感人的VCR呈现在了观众面前,是陈合池和陈楚生父子两人回忆往事。

舞台上,陈楚生向大家介绍了坐在旁边的父亲,并献上一首《爸爸的草鞋》:“草鞋是帆,爸爸是船,奶奶的叮咛载满舱,满载少年17岁的梦想,充满希望的启航……”

唱完,他为父亲送上了一双鳄鱼牌皮鞋,“因为这是自己多年来的梦想!”

不善言辞的陈合池讷讷地接过了鞋,眉眼满是幸福。陈楚生郑重地对父亲说:“从今天开始,家庭的重担就交给我吧!”在观众热烈的掌声里,父子俩紧紧拥抱在一起。

当晚,陈楚生以3318550票的场外支持,击败苏醒,成为“2007快乐男声”年度总冠军。一夜之间,他红遍大江南北,成为继李宇春之后又一超级偶像。

比赛刚结束,就有数十个广告代言找上陈楚生,身价千万直逼李宇春。单曲《有没有人告诉你》一经推出,立刻登陆广州、海口、西安、北京等各大城市的音像店。由他领衔的“快乐男声”全国巡演已在8月开始;目前,一部投资2亿元的大制作电影《画皮》的主题曲,也确定由陈楚生演唱……

“当火车开入这座陌生的城市,那是从来就没有见过的霓虹,我打开离别时你送我的信件,忽然感到无比的思念,看不见雪的冬天不夜的城市,我听见有人欢呼有人在哭泣……”这首至今广为流传的原创歌曲《有没有人告诉你》,流露出陈楚生最初的孤寂和忧伤。

从一个热爱音乐的懵懂少年到星光耀眼的“快男”冠军,外人看来,不过是舞台上的几个月,其后,却隐藏着陈楚生不为人知的辛酸悲凉。从一个小岛孤身来到繁华的大城市,漂泊七年,他一直不忘最初的音乐理想,执著坚持――有没有人告诉你,奇迹从来都不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