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辈给我上了一课
作者: 来源:学生处 点击数: 发布时间:2013-02-26
■灵雨

都说社会是个大课堂,在这个大课堂里给我上第一课的是单位里的一个前辈。

大学毕业后我被分配到某中央机关下属的事业单位,过起了朝九晚五的日子。事业单位总还有些机关的做派,人际关系很复杂,但我总想,自己只是一个刚毕业的学生,一无背景,二无资历,只要老老实实干好分内的活儿,应该不会惹上什么是非,后来发现这种想法太天真了。

我们科人不多,加上我只有四个人,一个科长三个兵,都是女人。平日里打水、搞卫生、拿报纸自然由我一人承担了,加班、值班我也负担了大半,谁让我的资历最浅呢。

陈科长把我的表现都看在眼里,对我很赞赏。但很快我就感觉到,这并非好事。和我邻桌的赵姐比我大六七岁,有一对笑眼,对我也比较照顾,经常语重心长地告诫我:“我这人吃亏就吃在成熟晚,刚工作的时候什么‘事’都不懂,你一定要吸取我的教训啊!”

自从陈科长在季度总结会上表扬了我之后,赵姐对我的态度却有了明显变化,笑眼变成了“斜眼”,说话也是阴阳怪气的,总觉得话里有话。科里爱传闲话的王姐暗中提醒我,陈科长和赵姐关系不和已经很多年了。日子久了,我感到自己被夹在这两个女人中间,有些喘不上气来。

年终单位照例要做总结、评优选先。我最怕的事情还是发生了:科室上报先进的时候,陈科长把我的名字报上去了,从此赵姐和我的关系也彻底崩溃了。其实论资历和业务能力,赵姐都在我之上,但是工作这么多年,她一次先进也没评上过,就因为她和陈科长关系不和。

我主动找到陈科长,说:“我资历太浅,工作上也还没出什么成绩,这个先进还是给赵姐吧。”陈科长脸色一沉:“评先进可不能论资排辈,上面的领导也对你的工作很认可,你不要有压力。”

表彰大会上,我惴惴不安地上台领奖,只见台下赵姐的脸色比主席桌上的绿色台布还难看。200元先进奖虽然不多却不敢揣进腰包,就用这钱请科里的同事吃顿饭吧。赵姐头也不抬:“我家里有事,就不去了。”然后拖长了声音:“谢谢啊……”下班了,我刚背起包,隐约听到身后赵姐的声音:“装什么好人呀,谁吃你这一套!”

如果事情到此为止,我对赵姐还有一些歉意。但是以后发生的事,却让我对她的人品产生了怀疑。

评先进的风波平息以后,“成熟晚”的赵姐好像突然开了窍。虽然她和陈主任的关系一直没有好转,却同分管我们科的上级领导,也就是陈科长的顶头上司许主任走得越来越近。许主任的女儿眼睛不适,赵姐马上发动关系,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帮许主任挂上了同仁医院的专家号;许主任听说某小学的奥数班不错,赵姐又托亲戚找朋友,最后总算拿到了一个名额。两家很快建立起“深厚”的感情,许主任的千金每次来单位都只找“赵阿姨”。

当赵姐把准备做足之后,机会果真就来了。

陈科长的母亲中风需要人照顾,我们科又经常要加班,所以她向单位申请调换到工作相对轻松的工会,走之前向上级领导力推我接她的班。听到这个消息,我却一点儿也高兴不起来,只是隐隐有种不祥的预感。上次评先进赵姐已经同我结下恩怨,现在让我做科长,我真是不敢再想下去……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很快就有好事者向我“道喜”,说关于我的任命马上就要下来了。消息传开,科里的气氛也变得很紧张。但是这次赵姐平静得出奇,没有给我脸色,也没有说怪话。

任命终于下来了,出乎大家意料的是,被任命的科长是赵姐。我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我想赵姐当上了科长,以后对我的态度应该有所改善了,但我又天真了。

赵姐上任之后可谓春风得意。先是科里由原来的四个人扩充为十个人,接着单位分房她分得了三居室,之后年终立功受奖她也榜上有名……接连不断的好事并没有让赵姐忘记曾经的那些“过节儿”。

有一天,我忽然意识到自己被边缘化了,昔日领导眼中的业务骨干,现在却莫名其妙成了科里最差的那一个。新来的同事也为了讨好赵姐而疏远我。有时候看着赵姐和同事们打成一片的样子,我不禁感慨,还是那双弯弯的笑眼,还是那些曾经温暖过我的话语,怎么现在感觉不一样了呢?

一年前,我申请调换到别的科室,尽管一切要从零开始,但压抑许久的我终于得到了解放。

一天,一个同事很神秘地挽住我的胳膊,凑到我的耳边说:“你知道当年为什么没有提拔你当科长吗?”不等我回答,她已经迫不及待地公布答案了:“是赵!她跑到许主任办公室里又哭又闹,说了你很多坏话。许主任一个男同志哪受得了这个,当时就听信了她的一面之词,气得差点儿就要开除你呢,后来没有给你处分已经是万幸了。”

我一时惊得无语,我想不明白赵姐的眼泪是如何酝酿出来的,也想不出赵姐给我编造出怎样莫须有的“罪行”,会让许主任如此愤怒。但是我不得不承认,她给我上了一课,而且如此“声情并茂”。